我在那一年拍電影的日子III

出鋒頭抑或表演慾?難 道我真的有點失憶嗎? 不!

時隔30年,記憶必然是有點模糊。還好,只要有某些元素來刺激腦袋,記憶就會再回來。例如,當我開啟我的Facebook時,首先彈出來的是我過去的照片。那天彈出的是吳耀漢與太太、女兒Zoe和我一起,在反對日本人捕殺海豚的集會中合照,於是想起了,原來《生死線》是我的第3齣有份製作的電影,《智勇三寶》才是第2齣。《智》片是已故導演午馬的作品,由許冠文、吳耀漢和岑建勳主演。也因這齣影片而和吳耀漢認識。

認識Zoe是在很多年前,當她創立了一個「反對日本捕殺海豚」的組織後,我們經常碰面開會,專注日本在這方面的殘暴。多年來的交往中,卻不知她是吳耀漢的女兒。其實在交往的生活圈是無須對人說「我老豆係乜水」、或問對方「你老豆做乜」的老土乏味詢問詞,何況Zoe已經是40歲過外,有她獨立自主的生活圈。在前年的一次集會上,吳老兄和他的太太也來支持女兒的行動。我們多年沒見,在集會碰面當然開心。當我知道Zoe是他的女兒之後,感到很驚訝,同樣感到驚訝的還有Zoe,跟她認識多年,卻不知我和她父親也是認識,且拍過檔!

用腳駕駛船舵,很沙塵!

在去年一次校友的聚餐時,初次跟黎淞江學長見面。他一見到我就說,覺得我很面善。

在我30年前進入電影圈時,很想要給自己出點鋒頭,例如在每齣自己有份製作的電影中紛墨登場,找一個普普通通的角色來出鏡。但,時隔30年,當時還年輕,在90分鐘的電影中,我只是出得1至2分鐘,幾乎是一掠而過,淞江兄又怎會認得我呢?看來,他不是在電影中看過我,而是這幾年,我經常接受電視放問,因而讓淞江兄留下「面善」的印象。

《喋血江湖》與陳欣健等飾演警司,開完會後離開會議室。

在《智勇三寶》我飾演大牌檔的大廚助手

要在影片中登場,不是我這個初入行的「傳媒人」話事,須要先得到副導演認為「似樣」,然後得到導演的首肯,才能演出。例如在《智勇三寶》我飾演大牌檔的大廚助手,遇著許冠文洗筷子,他竟將筷子放進餿水桶內使,我吃驚的告訴他說那是餿水,他反問我是否要付錢。當時,這場戲也很惹笑。

在《生死線》裡,我飾演客艇駕駛員,接載由岑建勳主演的老師帶著一班學生去東坪洲玩。我這個駕駛員很「沙塵」,因為導演要我用腳來駕駛。當然,在拍攝時,船是靜止不動的。

在陳會毅導演的《義本無言》中飾演醫生。

自此之後,我都會在有份拍攝的影片中亮相,現在回想,究竟自己是愛出鋒頭使然,抑或只是以此來滿足一下自己的表演欲呢?

無論怎樣,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每走過的地方也應該要留下一點足跡,只是各人的足跡不同而已。

(侯思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