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上的點點滴滴 (下) / 鄧濟權

7537497

美國篇

……七零年初,由友人介紹入「西貢新山一機場 黃有白空軍士官俱樂部 」 ( sân bay Tân Sơn Nht SaiGon Câu Lc B Sĩ-Quan Không-Quan Hunh Hu Bc )當會計長;七三年美軍撤退後便轉入褔善醫院當文書兼會計,負責將一位會計小姐所結的日清賬轉入分類賬,月中結月結時賬後印成多張副本給董事局過目,至八四年初離開醫院來美定居。

 來美初期,由於年過五十,況且作業方式不同,完全脫節,加上無一技之長,於是有工就做。初入電子厰工作,經朋友告誡說「年紀大很容易被裁員」,於是轉去超級市埸工作,後又轉到餐館打工,在廚房當洗碗碟。電子廠行業很旺,每天中午職工下班,工人便在餐館門外排隊等候入內食午餐。我們由早上八時半工作至晚上九時才下班,幸虧我手快,能於勝任。通常下午二時至四時客人不多,而我還須要剝蝦,老闆是潮州人,除供應餐菜外還設有粉麵粿條,生意十分興旺。冬季寒泠,我因從泠藏室取出盤蝦來剝,至使手指關節破裂,十分難看。在隔鄰超市當夥計的朋友對我說:「老鄧,你坐寫字樓管賬大半世,能勝任此粗工,偑服佩服。」

我回答說:「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來到,馬死落地行啊!難道坐在家中等死嗎?」

又有另一位老友對我說「你昔日在空軍俱樂部黃友白當會計長,幾十個吧女,燕瘦環肥,你為甚麼不撈多一個?」

真的,當年那些吧女半個月吧票已有十萬八萬越幣了,有的英文好些被美空軍青睞,一次撕下就十張八張吧票了,一天八小時賺很多張呢!

一張越幣弍佰元,公司有一百吧女。在戰爭時,那些年青女子肯拋頭露面,賺不少錢呢。她們每個月賺到廿多萬越幣,在那年代,普通商埸職工,大概月薪只二三萬而已。

……母親與二弟來美早我一年,她住在二弟家,我間中探望她。當要回家時她總說「這麼急回去,坐多一陣嘛」。語帶不捨得我回家之意,我現在想起那句話,那時不懂老人家意思,或許她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想和我傾長一點時間!現在想起來,我感到真的不孝,但後悔莫及。寫至此淚下如雨,今我也是老人,心境不是和她一樣嗎?當年 ── 七十多年前 ── 我外婆在鄉間去世,母親痛哭不已,不足三歲的四弟定權,竟會拿毛巾給母親拭淚,當時我是長子,看著母親痛哭是竟呆如木雞,母親還說「阿大倚門倚闆望不到我回家了」。

後來,母常常讚四弟定權有人性孝順。我真不孝,全無反應,這是我一生最大的後悔。母親九十四歲時,晚間睡眠中安詳而去,在入殮時,我懇殯儀館經理把五弟振權從越南帶來父親的骨灰同放在母親棺木內,以示死也同穴,這樣父母可在泉下日夕相見。幸這次我能靈機一觸,作此下葬安排,以補償我一點不孝吧!

……我至七十歲時,因餐館換了老闆,才失去工作,我便加入了老人會內的歌唱團,團員有大陸、台灣及各地華僑,唱的是國語歌,團員有男女共三十多人。我來到八十歲時,不幸太太過世,自此沒繼續參加歌唱班,而心境也變得很消極。

elderly charity3

不過,每天去到老人中心吃午餐,就是幫「老友記」跟中心職員溝通。老友記間中也拿英文來要我解釋給他們知,因政府信函全是英文,他們常說家中兒孫也懂英文,但要他們解釋成中文時總是像口吃般說不出來。也難怪,因年青的他們,當中有的是在美國出世,不懂中文,就算懂也懂得不多,在校全說英文,怎能用中文流利解釋呢?另外有的過了學齡才來的美國,不懂英文。暮年的我也當積一點褔,為他們效勞!

人生以服務為目的,助人為快樂之本,此拙文給校友們過目,知道我一點我的人生過程,並希望校友們來信指教。

編者按:

「阿大倚門倚闆望不到我回家了」,關於這句鄉下話,劉惠菁問過定權學長,她說大概的意思是「阿媽望門望窗都望唔到我返嘞」。

濟權學長更正說:「倚門倚闆」不是鄉下話,是一句很有意義形容詞,正如定權四兄所解釋一樣!

經查辭典,解釋:閭指古代裡巷的門。原意 父母對外出的子女盼望和懷念之情 。現指形容父母盼望子女歸來的迫切心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