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半世紀 / 鍾長江

2017-07-07 (6)

上集

有好多嘢,真係好似俗語話齋「越描就越黑」,但係有時如果唔「瞄」,佢重會黑過墨斗。

所以明知如果現在,再東聲明,西聲明,好容易成咗非洲和尚,踎臭定, 都要噏幾句。

呢幾行嘢, 我記過好似係先一排,因為私人介紹兩本關於越戰嘅書畀你,加埋在越南嗰二十多年嘅所見所聞, 故而一時谷氣, 順手就鼠咗呢個主題嚟用, 實在唔係對呢篇文章有乜意見。 事關美國佬在呢場仗中, 確係做咗好多鬼鬼鼠鼠唔見得人嘅嘢。所以如果我一時在私下鬧生晒,有令到作 “越戰的詭異" 的校友有任何不快,在此特別致歉!

但講番又講, 點解我會介紹嗰兩本書畀侯老「歹」,在踎茶檯,飲咖啡之後, 加壺淡茶私下再「巴啦巴啦」之際,會有咁大火呢?越戰都結束咗成 42年咯,本來都應該冇乜所謂「想當年」啲事後孔明嘅囉嗦啦。但係,事實上,呢場仗嘅結果,依然影响到每一個南越嘅唐人,無論還在越南生活與否。甚至依然影響到好多世人,嘅思想。
── 忽聞召集令,咁就理應先為「個」家,下回繼續巴啦。請恕鄙人則個 !

下集……(似結局)just-chatting

所謂1968年代嘅反戰言論,至今天,四十幾近五十年後,各種,各類嘅呢啲論,嗰啲論依然横行世上,向世人投毒。而冇人冷靜,用心去探討吓,點解無端端會爆出塲咁嘅戰爭出嚟。1954,日內瓦會議係邊幾條友「隆重簽訂」,之後係百萬北越人南跑抑或南越人民往北「回歸」?在美國佬未插手之前,係唔係南越忽然黐咗線,無喇喇拉炮,操兵出去打北越?殺人放火掟炸藥包?所以畀個 「國際無産的革命運動」夾手夾脚,打到死無葬身之地呢?連帶嗰哋「反動嘅大毒草」嘅唐人都話要消滅埋,絕不手軟吖?抄家打資產,半夜入屋用衝鋒槍篤住,押晒一家老少去「新經濟區」嘅,係因乜嘢罪?

1966 Terrorist Attacks and Riots in SAIGON

在 50年代末就埋藏在各段公路上嘅地雷,爆死咗幾多個賣國賊,美帝嘅走狗 ?抑或全是升斗市民?哦,殘殺小民就叫解放革命,而追緝,搜捕班恐怖份子,殺人罪犯就係反動,賣國,係外國走狗,咁,用俄制機槍成披掃射處死,用「國産鋤頭」來鋤斷個頭,消滅手無寸鐵,甚至生葬嘅手無寸鐵平民,呢味嘢又叫乜?或者時髦啲,Update啲,叫做 ISIS係……馬 ?當年剿滅恐恐怖分子以保護人民就係錯,今日對班亂掟炸彈,恐襲嗰班自稱 「回教國」嘅怖死仔,立即就地正法,就人人拍爛手扳叫好,同樣動機,同樣行動,同樣悲慘嘅結果,點解唔同樣處理,乜嘢理論?

我兩個同學嘅死,並非稀罕事件,人人都有親身體驗,面對啲咁嘅慘劇,唔用自己個頭嚟諗,反去信嗰班踎喺「金字塔」裏便,吹足大麻,然後怱發奇想, 諗出嗰啲荒荒唐唐學說嘅 嬉皮「學究」。以前就話年幼無知,而家都白晒頭, 彎晒腰重係咁諗 ???

是以要大力拍茶枱,而麻麻聲也!

連杯茶都苦到飲唔落口!

侯思傑:
喂,大哥大,你好似喺度鬧緊我噃?
冇錯,嬉皮我做過、草我亦對過,反戰歌隻隻唱得朗朗上口;羅素、沙特、存在主義……哲學,當年讀得如癡如醉,仲有捷古華拉嘅名言「當死亡來到時,擁抱佢」,好鬼死浪漫,好似同vampire擁抱咁,直程係驚情400年。
不過,常言道:30歲之前浪漫確係浪漫;30歲之後仲繼續浪漫,咁就夠曬戇居嘞。
所以,我30歲之後,理性回歸。十足十《俏郎君》(“The Way We Were”)裡面嘅羅拔烈福。
所以,冇所謂啦,任你鬧啦,反正你鬧嘅係30歲之前嘅我。

鍾長江:
哎吔!匪是2017-07-03 (23),匪是!
我真係唔知你老兄嗰啲令人「幾度徘徊」嘅往事。唔覺意得罪晒 !勿怪勿怪 !
事實上,60年代中期,你講嗰幾個哲學 … 人,個個後生仔都耳熟能詳,人人都可以隨口噏幾句,但多數都止於噏幾句念口枉,出吓風頭而已。而在我哋呢班由北越南撤入南圻嘅後生裏面,就好少有邊個識得欣賞佢哋。 無他,因為唔好彩,好細個時就有自身嘅經歷也。 佢逼住你在面對各種變幻難測嘅問題,情況前,只相信自己嘅分析,無論得出對或錯嘅結論,而且得出自己認為係合理嘅結論之後,非常硬頸,唔多肯聽人講。
所以,唔好講嗰啲時尚嘅哲學,就連嗰陣時啲流行歌曲,影片我都好少睇。反而描寫戰爭,動亂中,人們所受嘅各式各樣嘅苦難、歌曲、影片、小說就睇好多。呢啲唔知係禍或係福,對或錯。但到咗今日,回頭睇番,都唔算好錯。
當時我哋啲所謂,幻想,希望其實好庸俗,粗鄙,一 啲都乜叫做「理想與抱負」,只係希望戰爭早結束,讀好書, 揾份工,娶個老婆,生幾個豆釘,買間唔漏水嘅屋,唔洗捱餓,安安定定過一世,就好滿足架嘞!

 

1 Comment

  1. 哎吔 !
    匪是,匪是 !
    我真係唔知你老兄嗰啲 令人" 幾度徘徊" 嘅往事. 唔覺意得罪晒 !勿怪勿怪 !
    事實上, 60年代中期, 你講嗰幾個哲學 … 人, 個個後生仔都耳熟能詳, 人人都可以隨口噏幾句, 但多數都止於噏幾句念口枉, 出吓風頭而已. 而在我哋呢班由北越南撤入南圻嘅後生裏面, 就好少有邊個識得欣賞佢哋. 無他, 因為唔好彩, 好細個時就有自身嘅經歷也. 佢逼住你在面對各種變幻難測嘅問題,情況前, 只相信自己嘅分析, 無論得出對或錯嘅結論, 而且得出自己認為係合理嘅結論之後, 非常硬頸, 唔多肯聽人講.
    所以, 唔好講嗰啲時尚嘅哲學,就連嗰陣時啲流行歌曲,影片我都好少睇.反而描寫戰爭, 動亂中, 人們所受嘅各適各樣嘅苦難, 歌曲, 影片, 小說就睇好多. 呢啲唔知係禍或係福, 對或錯. 但到咗今日, 回頭睇番, 都唔算好錯.
    當時我哋啲所謂, 幻想, 希望其實好庸俗,粗鄙, 一 啲都乜叫做 “理想與抱負", 只係希望戰爭早結束, 讀好書, 揾份工, 娶個老婆, 生幾個豆釘, 買間唔漏水嘅屋, 唔洗捱餓, 安安定定過一世, 就好滿足架嘞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