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思聯想:齊柏林。Zeppelin。興登堡飛船

臺灣金馬獎年青導演齊柏林,為拍攝《看見臺灣II》,不幸墜機罹難,我和許多人一樣,心感哀痛。

當我第一次接觸齊柏林的名字時,我立即聯想到兩個相同的名字,1960年代英國重金屬搖滾樂隊“Led Zeppelin”以及德國的「齊柏林飛船」,同時讓我想起讀過的「興登堡號(Hindenburg)飛船」的災難。

寫以下的文字只是以欄目的名稱「互思聯想」切入核心,對離世者的名字沒有半點不敬!

齊柏林

起初對導演齊柏林的名字感到好奇,是因為他既姓齊,又取名柏林,我覺得取這樣的一個名字不是國人的習慣,於是「八卦」的去查究,原來是他父親去請教過堪輿學家之後,取了這個名字。顯然地,取這個名字跟德國首都柏林或德國飛船齊柏林全無關係,卻關切到臺灣的土地上。

柏是植物的總稱。柏木樹的姿態很端莊,適應性很強,容易栽種。樹的紋理細密且質堅,是上乘材料。因此齊父給兒子取名「柏林」,就是希望兒子長大後成好像臺灣出產的柏樹林木一樣的出色。所以,他才會有《看見臺灣》的壯志凌霄的抱負。

Led Zeppelin 齊柏林樂隊

led zeppline
Led Zeppelin 齊柏林樂隊 1968

仍在越南的時候,是貓王皮禮士利、奇理夫李察的歌迷,之後,才被新的音樂吸引。1964年,英國有許多樂隊如雨後春筍的出現,如披頭四、滾石樂隊等,標誌著戰後新生代已經成長,他們將傳統歐西流行歌曲改變,成為街頭抗議音樂的一種,像今天年青人在街頭跳街舞那樣,改變了拘謹的生活,引領年輕人走向一個崇尚自由的新世界。其中一隊樂隊 The Yardbirds,因成員和公司內部有所變動,於是改名為「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樂隊。

樂隊的結他手Jimmy Page獲得21世紀最偉大結他手的殊榮。而主音歌手Robert Plant 在1968年閱讀了一本書《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令他得著靈感,創作了一首反戰歌曲“Battle of Evermore”。前幾年,《魔戒》拍成電影後,這首歌也成為電影的歌曲。

興登堡飛船

航空史上最偉大的開創性發明無疑是德國的齊柏林飛船。1930年代,當飛船發展到巔峰狀態時,「興登堡號」飛船於1937年飛到美國新澤西州上空,準備降落時,卻發生意外,失火墜毀,造成幾十人傷亡。自此飛船的整個產業一樂千丈,甚至完全沒落,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民航飛機。

(侯思傑)

興登堡飛船的災難現場:

0Diogm174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gWHbpMVQ1U

The Hearts 樂隊演繹The battle of evermo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ShmbjqP3WU

 

5 Comments

  1. 自十日八日前在舖頭修好個老爺電腦之後, 頓覺人生不再無聊, 雖然正當炎 夏, 依然覺得好似春回大地咁, 雖則未至 “春心盪漾", 但係心情因此而一片大好,確實少咗好多 “家嘈屋閉",事關有番個電腦, 就終日瞠(此字在此應讀Döng 1 音, 是瞪大雙眼實的意思..煩請侯老大考究一下)住個電腦嚟過日辰, 自然就四方平靜, 主上殿寢也.
    拜讀呢兩篇文章之後, 忽然發覺, 作者都算慳皮,竟然可以一石幾隻空中之窵鳥, 由 :小時候的縈繞心頭, 而至台灣剛故世嘅導演,再哪哪到年鑑, 轉個彎駁過去唱班鬼佬樂隊, 拉尾重撘埋講隻"燒壞瓦" 嘅德國飛船, 古今中外,情理並茂,一心幾用, 直情犀利過周伯通,你都咪話唔好打也.
    未知侯大俠幾時開山立派, 以便帶歇一班 “我手揾我口" 嘅老學友,可以撈番個師伯師叔做吓呢 ?
    是為坐茶檯, 飲咖啡打牙較之謂也 !

  2. 果然係高手, 好似武俠小說話齋, 對手一出招, 未等到佢招式用老, 已經揾到空門, 立即連消帶, 直入中宮, 住所有大穴.
    唔係, 請大俠聽鄙人致一言 :
    1) 先講令到你 “春心盪漾" 嗰單, 鄙人籍貫廣東省, 鶴山縣, 雖然小時候學過吓國語,但一向都係用粤語與他人 …. 交流. 只有在失驚無神畀人用國語問候時,才奮起抵抗. 故此呢度應該係廣府話也.請大俠放心,唔好諗過隔籬 !痞
    2) 關於 “坐茶擡打牙較" 呢種小市民嘅文化活動,但凡是在舊日成西堤,什至成個南越生活過嘅唐人, 都好熟. 就講平西啦, 幾乎每個大啲嘅街口, 都有一間茶檯,而且都由海南人做老細.名為茶檯, 實則係去飲咖啡, 事關當年在越南, 叫一杯咖啡, 飲完照例有一壺熱茶送上, 重係免費, 飲晒,打開個蓋, 伙記就拎個大銅水煲加滾水, 絕冇托手爭. 而飲咖啡都要有正確嘅服飾, 姿勢 — 文化裇, 闊管長褲, 腳登木屐, 摩登啲就日本拖鞋, 踎一隻腳在櫈上,一邊打牙較, 一邊重搭嘴過隔籬檯, 一心幾用, 天文地理, 治病良方, 甚至救世策略,….盡付笑談中 !
    “記唔記得學校後便間玻璃屎隔離有間茶檯呀" …
    玻璃屎在書記街,獨佔一段,一邊係梅春賞街, 另一邊直到新街市橋腳,兩頭嘅對街都有茶檯, 梅春賞呢邊嗰間叫乜名,有冇一位蔣麗人喺度我都唔記過, 橋腳嗰間叫"廣南茶家", 佢對面亦有一間"富南茶家",亦冇聽過有冇蔣同學.但係在新會學校斜對面,亦係梅春賞街角有間茶檯, 是我班位女同學家裏開的,啲間就大大有名, 因為這位同學有位姊姊, 當我還是豆釘時, 已經聽到同街班大哥叫呢位大姐做 “平西張仲文". 在當時才十歲啲友仔眼中,張仲文威過瑪莉連夢露多多,至少佢講 “果如"吖嘛 !
    係咁先.

  3. 知道你唔係用「果如」叫大俠,咁,我就放心繼續春心盪漾。些些尼!

    坐慣堤岸城既茶檯,叫慣左雪啡同雪底,到步香港兩日,走入茶餐廳照例叫杯雪啡,跟住打開本雜誌睇,點知個伙記仲企享度,我望一望佢,成個麥基咁,佢即刻挑機問「飲咩呀?」雪啡嘛。「咩雪啡呀?」即係…咖啡加雪囉。「加雪?…加冰係嘛?」 加兵?…係呀係呀。佢把聲越來越響「凍啡呀,唔係雪啡呀。」好好好,凍啡啦。「冇!」冇?「加陣天時冷呀,得10度呀,飲熱啦!」哦,好好好,熱啦,唔該。天時凍飲啤酒,使唔使整熱飲呀?撞著呢個麥基真係唔好彩,點解唔畀我撞見林鳳呢?

    喂,鍾大哥,叫得平西張仲文,即係我地叫EE啦,仲加埋夢露罌涕,係老豆果背既sex synbol,同我地冇乜緣份,果陣時冇咁膽大包天,不過,隔多兩年,鬼大左,享美英英文書院讀,樓下間茶檯請左個EE做照待,搞到我每個鐘頭都去食野飲野,好似生積兼口腔活躍期咁。講起茶檯,又令我記返起好多野。同慶道麗都戲院側邊有條街,近海皮嗰頭,有間聰明人,個樣好酒吧,哈,我竟然喺度撞到…喂,得閒爹下茶檯野都好喎,就去你平西仲文EE嗰間啦!

  4. 見阿侯老歹(歹者, 大也) 坐茶檯, 棟高一隻脚, 巴啦–巴啦,十分過癮, 無奈, 因為呢兩日, 同佢嘮咗一輪官話, 攪到唔只條脷硬咗, 連牙較都梗埋. 加上眼力衰退, 腦筋都黐咗, 周時執筆忘字, 個衰神電腦又唔同我呢個"領導" “高度配合", 處處同我 — 堆坐奸, 而嗰個專用嚟寫中文嘅程序又掙頭掙尾, 攪到想噴啲口水都要成個鐘頭, 非常之冇效率,冇機動性. 好似蛋家雞咁, 猛憎非常.
    今日, 曆書好似話係 :宜駁嘴,尤其駁向東方有水圍之地, 咁都冇咁驚.
    果然得心應手, 連字都冇乜寫錯. 連忙敲曰 :
    A) (寫A, 即西學中用也)– 關於香港茶餐廳嗰位伙計"噠" 你老兄嗰單,其實點只幾十年前你老兄有此奇遇, 時至今日, 都有上演緊. 不過, 先講往事. 1978年,鄙人踎在馬尼拉難民營,有日,因幫了一位難友賣咗一個金戒指 (因鄙人識講幾國嘅半鹹淡之英文), 佢請我到唐人街 —翁彬街—食嘢. 見一間寫明是 “港式" 嘅茶餐廳,見有賣粥粉麵飯等….高興非常, 連忙入去, 事關在難民營, 日日食菲國美食 : 綠豆煮沙丁魚, 食到味蕾消失, 淡出個 “錨 …禮". 伙計來了, 朋友就叫: 一個孖麵, 一個乾撈孖粗. 伙計成個神咗 : 你話乜嘢孖粗吖, 亞生 ? 又要用我哋啲"唔鹹唔淡" 嘅廣府話嚟解釋, — 哦…! 撈麫係馬 ? 早啲講吖嘛, 亞生…!
    麫來之後, 敝友一看, 到番佢神咗 — 阿伙計, 點解冇肉冇菜架 ? 連豬油渣, 菜都冇嘅 ? 鄙人低頭一望, 碗撈麫都一樣, 除咗麫, 乜都冇, 齋麵 ? — 伙計訓曰 : 你叫孖麵吖馬 ! 呢啲咪係孖麵囉 ! — 咁有冇得加啲肉同菜呀 ? — 有吖, 你要乜 ? 义燒抑或炒肉片? 加碟炒油菜好馬 ? 好靚菜心呀 ? 不過另計架喎 ! —冇熟肉,同灼生菜咩 ? — 乜話 ! 亞生, 你哋喺邊度嚟架, 食得咁奇怪架 ? 冇人食麵咁嘅款嘅吖 ! —
    結果 : 兩條越南爛仔, 抱頭落荒而逃 !
    而二十多年後, 有班熟人嘮埋同遊京港, 鄙人已經多口,不厭其煩咁講述自己當年之奇遇, 一班友以為我用心險惡, 危言聳聽, 一於借咗聾耳陳隻耳,當我吹緊死人笛 !!
    結果 … 且聽在下道來 :
    – 佢哋一大早摸起身, 落櫃檯問去食正宗早餐之處. 循址去到, 只見一店, 賣白粥, 油炸鬼, 豆精, 幾種小食.冇粉麵,雲吞,燒賣, 唔好講咖喱鷄, 腸粉, 鬆糕, 連咖啡都冇. 一問, — 哦 !飲茶係馬!(又馬!) -上茶樓啦, 不過而家未開市噃, 八,九點先開市,咁早, 淨係有呢啲架咋. 亞生, 你哋喺邊度嚟架 ? 咁早就要飲茶嘅 ?
    兩個鐘頭之後, 摸上 “茶樓", 坐低之後, 向伙計訂, 訂孖麵有, 訂雲吞有….中有一人, 佢家以前在越南開粉麵檔, 非常識食.— 畀我碗 “粉麵"啦 ? 伙計立即成個神咗幾秒, 開口問曰 : 亞生! 你究竟係叫河粉呢,抑或係麵架? — -粉麵囉! —即係點呀 ? — 就係河粉同麵煮埋囉 !– 唔得喎 !我地冇咁賣架喎. 一係叫粉, 一係叫麵, 點可兩溝嚟煮唧 ! — 一番 “思想交流" 之後, 敝友便讓步, 叫咗兩碗, 一碗粉, 一碗麵, 捧來之時, 伙計大人指導曰: 嗱,兩碗啱喇嘛? 亞生你自己溝到合意為止, 慢用喇, 亞生 !!
    攪到成枱人, 個個笑到胃痛 ! 而該位敝友, 就用佢嘅家鄉話嚟鬧粗口 — 佢本 “咖技能", 即潮裔人士是也 !
    冇晒咖啡, 茶水亦飲清, 所以關於 B)部, 就等下回分解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