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老短叙暢談-2016-05-18 在多倫多 / 黃基炳

左起:甘汝標、黃基炳、陳福
左起:甘汝標、黃基炳、陳福

 

2016-04-11 (5)

前些時,幾經周折,才能聯絡上第十屆(1950)的部分同學,其中有住在溫尼伯二十多年的陳福,多市的甘汝標。我目前身在多倫多生活,已有十幾年。我2004年前的十年,卻也在頗為寒冷的緬省Manitoba,溫尼伯Winnipeg 市落腳生活,溫尼伯只不過是數十萬人口的中小型城市,地方不算大,可是其間卻無緣與陳同學相遇相認,可能大家的面相,因經歲月的洗禮而有所改變,故雖在街上或市場偶然有機會相遇而不互相認出,不足為奇,不竟睽違約五十年,(我1965年尾離開越南)失之交臂,徒呼奈何。

及至大家用電話聯絡上了,我們雖然都住在加拿大,卻是緣慳一面。及至二零一六年五月,陳福因為要參加其侄孫女的婚禮,從溫尼伯飛來多倫多,因利乘便,陳福,甘汝標和我三人相約在唐人街華人聚集的地標,龍城商場見面,我為人習慣,一定在約定時間前到逹目的地,我找了個長凳坐下,不久來了一位件頭頗大頓位不輕的長者,手執拐杖,慢步行來坐在我側旁,我心想此老可能就是甘汝標,但彼此並無出言相問,我便故意拿出手提電話致電陳福,提高分貝,大聲說:「阿福,我喺阿基,你重未到咩」?這時旁邊胖子聼到對話,回個頭來問我說:「你是阿基」?哈哈!竟然相見不相識,這時陳福也手提電話,驀然站在面前,不約而同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FullSizeRender[2]

中午時份,我們一起去一間越南華人經營的粉麵舖祭祭五臟廟,吃越南出名的最常食「福建米黃」,粉麵上伴以炸蝦餅一大塊,當店員端上三大碗熱騰騰的美食置在桌上,彼此都是老同學,不用客氣了,不一會掃過碗底朝天。大快朵頤之後,從越南華僑食的文化開始說起,又「檬」又「奔海」等等越南美食,話題一轉少不了觸及當時戰後結果好多百姓投奔怒海,(不是越式美食的「奔海」),造成了不少人間的悲歡離合,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噫乎!老天爺何其不公?環顧東南亞國家,雖然有不少戰亂,唯獨越南才有幾乎全民投奔怒海的慘劇發生,幸運的爬登彼岸,喜獲重生,不幸者,甚或全家成員,葬身怒海,為魚裹腹,嗚呼哀哉!憶述前塵往事,談個不休,有歡樂也有唏噓,有傷感也有喜悅。

談及校長離越赴台的時候,陳福表示當時是他和司徒練、梁翹羽、陳潤桐等用小型自用客貨車代校長搬運行李送別呢!老校長在天之靈,而今憶及,想必捻鬚微笑曰:孺子可教也!

518813914941841[1]筆者後記:我是1950年第十屆畢業。自從越南劇變陷共之後,一直想尋找各同學的下落,但消息杳然,毫無頭緒,但我並不氣餒 ,老是尋尋覓覓,不敢言棄,有一次我上網鍵入越南堤岸平西新會學校,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竟然彈出了校友網誌,我喜出望外,就此與校誌三位重要人物:會長、總編輯站長和總務結缘,時維2015年三月。在校誌可能是第一個迴響就是本人之作。據事後在港會面時他們都表示香港以外的海外其他校友,我是最早在校友網誌作出迴響。多謝這個校網,讓我有機㑹聯絡上不少同屆的同學們,雖然過程幾經周折,結果幸能如願以償,更因此而認識許多不同屆別的校友,非常感恩,𧫴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