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童年/馮慧儀

童年已經遙遠,看着熟悉的照片,想起從前我家的前院,那時候我還沒有上學,約二歲大點,每天傍晚,就會在小巷前院門前,等候着父親下班. 有一天亦如平常在等,怎知隔壁的大狼狗,沒有給拴上狗鍊子,追著撲過來我身上,一下子就咬了我七啖,還擦傷了…… — 這些都是後來爸爸媽媽對我説的。那一年,我整整吃了三個月的糖拌飯,因為傳說的習俗,害怕得瘋狗症,所以戒口了吧!現在右腿還留下狗咬的疤痕!

Exif_JPEG_PICTURE我想我的童年,和我之間從來都不願告別,就像一個百寶箱,裡面裝滿了五彩繽紛的石頭,每個石頭上都記載著童年回憶,童年留下給我太多的想念,也充滿笑臉。姊姊的同學有個雞蛋莊,送給我兩隻小小雞,小小的腦袋耷在肥肥的身上,金黃色的絨毛摸起來舒服極了!非常可愛,我還有一隻白毛黑腳的竹絲雞,取名阿芬,每天晚上,我會爬在家裡的地上,搬來一盆水,讓這些小傢伙洗腳丫,我拿了一條小毛巾,給它們擦了擦身體,把它們放回了窩里……

我還有絕招,訓練我的阿芬,我拍拍我的膝蓋,阿芬就會跳上來,站在上面。

每日我早早起床,都會去看小雞;有一天,來到雞窩旁,竹絲雞不見了,阿芬不見了,我趕緊跑到媽媽跟前問,媽媽阿芬怎麼了,媽媽看了看,便說:「煮了」。我先是一愣,接著便號啕大哭起來。所以吃飯時也不要吃雞肉。還數星期都不理不睬我的四哥,因為他有參加吃雞肉。

Exif_JPEG_PICTURE我有隻可愛的小黄貓,每天放學後,都會抱著小黄貓,上上落落一起澆花,有一天,只是一剎那的時刻,貓兒跳下來,行出了門口的鐵閘,一個不留神,被鄰居的大狗追入,説時遲那時快,被大狗一口咬著頸部,父親看到急忙隨手拿起木棍,在矮閘內企圖隔開大狗,但也無能為力,狗兒硬生生的將我的寶貝貓貓咬死了!嗚呼嗚呼⋯當時父親露出抱歉的眼神,愛莫能助啊!直到現在不時也會夢見這個景象!

時間像是個圓圈,沒有終點,好想再回頭看一眼。

我有個幸福的童年,有個很好的父親供書教學,不在話下,每個兒女一視同仁,受到良好的教育,在一個無憂無慮,接受三國語言的環境下長大!真不容易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