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年代與德國文化

上個月在香港的屯門大會堂觀賞了重演的舞台劇《野玫瑰之戀》,這齣舞台音樂劇由焦媛導演兼主演,劇本改編自1960年代葛蘭主演的同名經典電影。提起葛蘭,令我有不少年輕時的回憶。

2016-04-03 (3)

回憶小學時最醉心的莫過於經常去大光明戲院泡。當年流行的都在那條巷子找到。

記得看了葛蘭的《曼波女郎》之後,要媽媽在大光明那條巷子的賣鞋鋪頭,買一雙黑白的曼波鞋。但,鋪頭沒有我的鞋碼,就是最細的,穿上去也有點鬆,鞋鋪的人給鞋加多一塊紙皮作鞋墊,這樣便解決了。

一雙曼波鞋,只是當年的一段小插曲。真正的緬懷的是我是怎樣在那個年代成長。

還記得學校每天放學前的「晚會」,由當值老師訓話。晚會前例必播出一兩首國語歌曲,每晚來來去去都是李香蘭的《支那之夜》、《夜來香》等老父級的老歌,間中也會播較新的於如張露唱的《小小羊兒要回家》,但從沒播過葛蘭的歌曲。相對來說,套用黃基炳學長的說法:很是「老餅」。

當時,看國語片是時尚,聽新潮的國語時代曲才是追上時代,而我們又理解多少葛蘭的歌曲中那些外來文字呢?例如《說不出的快活》中的JaJambo;又或是《打噴嚏》,開首第一句的單字“Gesundheit”,當年,我根本就不理解,只是在唸「口簧」。直到上個月,看了《野玫瑰之戀》才撩起條根的去追查。原來JaJambo是非洲斯雅希里語,是見面時打招呼「喂,你好嗎!」(Hellohow are you) 的意思。至於《打噴嚏》中的那句外來語“Gesundheit”,由於發音有點像英文而誤以為是“ Have a good time ”,現在才知道這是德文。

當我們打噴嚏之後,廣東人便會說「好嘅」,德國人就會說“Gesundheit”(身體健康)。原來中外都有相同的習慣,打完噴嚏必須說句吉祥話。

“JaJambo”是非洲國家坦噶尼喀的土話,坦噶尼喀在1886年開始是德國的殖民地,“Gesundheit”又是德語。這樣引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原來早在1960年代之前,我們的文化有著某種程度與德國扯上了關係。葛蘭的歌曲承接這個文化來演繹。

馮寶卿和家人居住在德國,還有鍾長江也在德國居住,不知還有多少同學及校友在彼幫,他們的選擇確實有理。而我也有個不錯的選擇,早在1965年開始便對中國的「青島啤酒」情有獨鍾,每天都要喝上一兩瓶才滿足。

青島啤酒 ── 100年前是由德國人在中國的青島釀製。 (侯思傑) 

葛蘭2
2015年,葛蘭出席一個公開場合的同時,慶祝她八十歲生日

Untitled2016-04-03 (1)

8 Comments

  1. 第一我正想知道為什麼早些時校友網頁出了問題打不開,這
    侯思傑站長編輯可能明白原因何在,可否解釋一下,並順便指導以後遇到同樣情況應該怎樣處理?
    第二讀黃金年代與德國文化文章,其中提及住在德國的鍾長江是不是當時僑社籃球界名將的鍾長江?如果是的話,黃永倫就是他球場上的好拍檔.

    1. 黃基炳學長:
      放心,以後我不會手痕亂來啦!
      此外,我已經email給鍾長江問,並叫他直接答你。
      謝謝!
      侯思傑

    2. 今早, 開機, 看了侯思傑學友的 Email, 便依侯兄所囑, 讀了他的大作 : 黃金年代與德國文化. 然後看了黄基炳學長在迴響中的留言. 我想在此與兩位交流一下 :
      我是本校第二十屆, 即1960 年的畢業生.當時才 12歲, 連拿籃球投射都幾乎投不到籃子上.(一笑), 所以很抱歉, 我不是黃學長所說的那位籃球名將.
      另回答侯老兄的疑問, 在德國,還有一位與我同屆又同班的同學,但此公比我還固執兼落後, 時至今日依然只看報紙和電視.拒絕用電腦, 比德國老嘢還保守 !
      中國的「青島啤酒」其實只是德國衆多種啤酒中的一種,應該是 Hellbier, 即淺色啤, 輕口味,比較適合大眾.
      提到啤酒, 德國佬當然聲大夾牙擦擦,因為直到今天,依然沒有人計得清究竟德國有幾多種啤酒,每種啤又有多個嘜頭,每個地方又有自己的啤酒, 連窮鄉僻壤都有“自己人“ 的啤酒,認晒第一,冇個肯認第二,而且都是即打即飲的生啤, 喝罐庒啤簡直無面見人, 連街頭的流浪漢都喝樽庒生啤 !在鋪頭喝啤酒比可樂或鑛泉水還便宜 ! 在我住的小鎮,連週圍村莊算上, 才一萬五, 六人口,都有一個釀啤酒廠,自釀自銷.而這個廠已有三百多年歷史, 自十七世紀末至今,代代相傳, 家庭秘方, 實在令人聒目相看 !!
      各位如有機會來德國, 千萬勿錯過欣賞德國啤酒.

      Liked by 1 person

  2. 哈哈哈,長江同學,你真的很懂開我玩笑呢!
    我又怎會好意思硬銷自己的文章呢?只是想你知道黃學長在那裡提出問題而已。
    還好,你提醒了我,只要用這個方法就能令你走進我的作文簿。我會故技重施的!

    1. 誤會!誤會!我所說的“便依侯兄所囑“,其實是”按圖索驥”的意思,而不是“遵醫所囑“早晚各服一劑的意思.不過, 我實在很懶, 而且我用的是古董電腦, 打中文非常麻煩, 加上平日少寫中文,時常執筆忘字,有時只為了一個字,要周圍去問人或者翻匀書架, 十分辛苦, 所以你的“故技“可能要失靈多過有效.這麼幾行字,都要費去張近二十分鐘,非常無“生產效率“! 哈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