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寧靜的古鎮遇鄉里

記《2007 上海朱家角水鄉世界音樂季》的奇遇

撰文 / 攝影 :侯思傑  ( 本文刊登 在香港《明報周刊》)

Untitled 1

朱家角鎮位於上海西郊澱山湖畔,與江蘇、浙江接壤,是上海市至今保存最完整的歷史文化名鎮。 鎮內河港縱橫,沿河建築鱗次櫛比。若坐在艇上沿河而流,可讓人體體驗「船在水上走,人在畫中遊」的感受。

十月期間,在這個波浪不興,水面平靜的古鎮上,一連六天舉行一個由上海市政府支持、上海和香港兩地公司共同承辦,稱作2007 上海朱家角水鄉世界音樂季」(2007 Shanghai Zhu Jia Jiao Water Village World Music Festival)。一共有十五個來自歐洲、亞洲及中國的樂團參加,分別在水鄉裡的五個場地中演出三十場。

2007 年 9 月 28 日。日間天氣很晴朗,氣溫 33 度。

 下午 3 點半,舞台工程人員將「湖畔舞台」移交給音響工程人員後,來自法國的「青香及阮黎五重奏」五位成員青香、阮黎、陳艾力、宮崎美枝子和杜明麗開始試音。所謂「湖畔舞台」,其實是朱家角區的一個大型屋苑裡的水邊聯排別墅中的一個空間。由於屋苑位處澱山湖和大澱湖之間,所以便順勢建築一條條半人工湖。別墅就建在湖水邊。

Untitled2

來到黃昏,天色突然驟變,強勁的風勢把烏雲和雨水都同時吹來。

面對突變,大家都顯得狼狽。工作人員首先將電源截斷,然後用膠布將音響器材蓋好。場務員很快取來更多膠布給陳艾力和杜明麗蓋好擊鼓和電子琴,與此同時,宮崎美枝子卻抱起她的日本古箏一個箭步衝進屋裡去躲避。反而阮黎仍然站在台上,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面對眼前的風暴。

阮黎是在巴黎出生的越南人,不懂說越南話。好幾年前他被癌魔折磨,面對癌魔他就像現在那樣處之態然,最後反將癌魔氣走。和阮黎一樣,青香不慌不忙的步下台,灑脫地走進屋裡去。畢竟,經過越戰洗禮之後,眼前這幾滴雨水又算得了什麼呢?

Untitled 3

在此之前,青香的團隊跟節目總監Peter吃過午飯回來,他們走到舞台上看。我一看見他們來到,便從湖的一邊匆匆的走過去,跟不相識的鄉里打個招呼。讓我感到愕然的是,青香見我從老遠走向她,她竟微笑的望著我,直至我來到她面前,她主動地伸出手和我握,用純正的越南語說:「妹姓青,叫香。」

但,為什麼她不用英語,卻用越南語呢?我猜想一定是Peter告訴她說,我是來自她的故鄉,在這個音樂節擔任總務兼紀錄片的編導,否則她不可能一見面就以越語跟我交談的。於是我用荒廢了四十年的語言,生硬地把一兩個字組合成一個句子跟她談了。還好,她一點都不覺得煩厭,反而感到很親切,開心的告訴我,她自1976年離開越南前往法國之後的點滴生活。沒想到相識才幾分鐘,彷彿異地遇舊友。

未幾,一位美男子走過來,他是鼓手Eric Tran。青香把他介紹給我認識,並告訴我說Eric是越法混血兒,母親是法國人,父親姓Tran,是越南人。

越文Tran就是陳。

我對青香說,今早我在酒店餐廳吃早餐時見過他了。

「坐在角落裡的那位外國女子長得很美麗。」吃早餐時,我對我的攝影師黃家寧說。

家寧朝我的視線看過去,看了一陣子後:「喂,那是個男子呀!」

「……是嗎?」

Untitled 4

「哥呀,妹之心已被哥所俘……」青香的歌聲被樂評人形容為擁有可融化冰山、可令玫瑰在沙漠開花。她今晚一開始便以越南「改良」戲曲,在宮崎美枝子的日本古箏伴奏下,緩緩哼唱她的名歌《十個愛你的理由》。

自三百年前,越南脫離中華帝國而獨立之後,她便一直很刻意地擺脫秦時統稱的「百越文化」,她要繼承和創造自己的新文化。「改良」戲曲就是其中一個改變。

「改良」戲曲其實就是要去粵劇化,不斷將粵劇改變,直到百年前才達到臻至成為越南獨特的「改良」戲曲。歌曲是改良了,但是舞台上的功架和造型還是保留粵劇的精髓。

《十個愛你的理由》是青香很有味道的歌曲。隨著她美妙的歌聲把綿綿的情話送進觀眾的耳根來營造氣氛後,就是阮黎的結他、杜明麗的電子琴、陳艾力的擊鼓,振動了夜空,加上宮崎美枝子那幽怨的古箏推波助瀾下,青香把一段段珍貴的愛情化作美妙的音符唱出,讓坐在人工湖的對面的千多名觀眾深刻感受那具情愛的意境的同時,也爆出他們熱烈掌聲和呼叫聲。隨後的幾首歌曲如《蜻蜓》、《兩姊妹》、《美妙的竹子》都讓觀眾欣賞到由越南的「改良」戲曲跟「樂與怒」結合在一起的「世界音樂」。

Untitled5

「世界音樂已經發展有二十多年了。」彭郁雯說:「世界音樂是將世界各國的樂器融合在一起演奏音樂,同時由不同國籍的人走在一起,演唱不同的音樂,這就是『世界音樂』。就以我們這個樂團來說,我們經常尋求不同樂種和樂風,藉不同的樂器呈現東西方的音樂精神,反映身處中西文化交會的當代台灣的一種生活情調。」

「既是這樣,為什麼不索性將 World Music叫 Fusion Music呢?「W + M」不也是個好詞嗎?」我無的聊想。

Untitled 6

朱家角水鄉是上海著名的旅遊景點,每天吸引不少中外遊客。遊客來到朱家角,必然要到「課植園」一遊。課植園位於西井街,環境幽靜,是鎮上最大的莊園式園林建築。定名爲「課植」是寓意「課讀之餘,不忘耕植」之意。

居住在朱家角水鄉的都是長者,年輕一代早已捨棄了她。除了週末週日及假期之外,每天入夜之後便人聲寂靜,而「課植園」更在傍晚關上門謝絕參觀。然而,我們有許多場節目都安排在「課植園」裡舉行的,而且有四場是安排在9月29日及30日晚上8點演出呢!我們的經理宋竹君小姐一直很擔心究竟有多少人來觀賞,因為對表演者來說,沒人觀賞是最致命的打擊。

出乎我們的意料,在29日晚,演唱還沒開始,人頭已湧湧。第一場表演者是來自台灣的《彭郁雯爵士雅集》。台灣的國語很受上海朋友歡迎,年輕的一代喜歡說。現在由彭郁雯美妙的嗓子說來更顯出親切。也因為這樣,他們的表演便很容易贏得觀賞者的垂青,並報以熱烈掌聲。

Untitled 7

( 2007 年 10 月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